主页 > U潮生活 >嗯!去买红豆饼 ◎陈得胜 >

嗯!去买红豆饼 ◎陈得胜

U潮生活 2020-06-26 877
他开车回到彩霞满天的小镇老家,下车缓缓步上老家石阶,脑海依然撞击着儿女的抱怨:「都要怪爸爸!前一阵子就跟你讲,我们有可靠的消息,股票赶快丢,偏不听。你看!现在只剩三成了。」
「爸爸怎幺可以因为这样,就取消我的欧洲之旅。」女儿指责。
「爸爸更不应该不给我买车!当初就讲好的,我考上台大就买车给我,已经拖这幺久了,还闷声不响,总不能股票下跌就食言而肥吧!」儿子抱怨。
「爸爸讲话不算话。」儿子、女儿都很气愤。
他甩甩头,却甩不去无尽的失望与伤感,劳劳碌碌大半辈子,到底所为何来。回到老家,门户深锁,他低头疲惫地坐在石阶上,默默地望着夕阳逐渐淡去。
「嗯!去买红豆饼。」
眼前是一只老人的手递给他一张百元钞票,他很直觉、很自然地接过钞票,抬头一看对老人喊了声阿爸,父子俩望着钞票,不觉相视而笑。
「刚刚你看起来好小,好像时光又倒回四十年││」老人边开门边说。
「阿爸实在太老了,有时会搞不清你有多大。」
进了屋,老人忽然问儿子:「想不想吃阿顺伯的红豆饼?」
「想!他现在还在卖红豆饼吗?」
「对啊!」老人动作倏然轻快起来,马上带着儿子出去。转了好几个巷弄才到一个转角,屋檐下仍放着那担老旧的红豆饼担子,却蒙上灰尘彷彿睡着了。
「阿顺啊!我儿子正彦来跟你买红豆饼了!」
暗暗的屋里出来一个老人,笑得下巴都快挂不住了,说:「没问题!我现在就做。」阿顺伯转身俐落地操作起来。
「红豆早就煮好了,即使没做生意,每天还是会煮一点红豆。」阿顺伯抬起头看着他,笑文文地说:「这眼神还是跟小时候一样。你小时候来跟我买红豆饼,眼睛总是直溜溜地看着我做,那种急迫、热切的眼神,我印象最深啦!所以啊!我最喜欢把红豆饼卖给你。」
「没办法!阿顺伯的红豆饼太好吃了嘛!」他也愉悦起来了。
买了红豆饼,父子俩踏着夕阳的余晖边走边吃。
老人对着儿子口中喃喃:「你唸小学时,我下班回来,当看到你一个人坐在石阶上的寂寞背影时,总会不知不觉地掏出一张钞票,从你背后递到你眼前说声『嗯!去买红豆饼。』」
「谢谢阿爸!那时妈妈已经去世了,阿爸一个人居然能把我们三个兄弟拉拔长大,阿爸真的很伟大。」
「伟大什幺?其实我是一个满任性的父亲,当我被你们兄弟责怪饭菜做得不好吃;或是你们兄弟吵架、打架时,好几次我都气得想逃离这个家,但每次离家在外面晃了一、两个钟头后,就像弹簧一样又弹回来。家,究竟逃不开,有个家还是很好的。」
当他们走回老家石阶下时,已听到从屋内传来电话铃声,老人快步上了石阶,开锁进去赶快拿起电话来听,柔和的笑意渐次瀰漫了整个皱纹满满的脸,他扬起话筒伸向站在门外的儿子,说:「嗯!是你儿子、女儿打来道歉的。」
他过去接起电话,听到儿女诚挚的道歉,脸上漾开了笑容,老人适时催促他:「赶快回去,那幺老了还离家出走。」※